2017年6月17日 星期六

炎夏中的矛盾


人皆苦炎熱, 我愛夏日長”,  出自唐朝第十四代皇帝唐文宗李昂, 相信因他貴為九五之尊, 無需在炎夏中作體力勞動的工作, 才會有此「晒命」之言。柳公權和應他的薰風自南來, 殿閣生微涼 就一語道破, 也點出在當時夏日的氣侯概況。



連續多天的高溫酷熱, 最佳消暑之法, 莫過於躲在家中開冷氣。用個「躲」字, 確不為過, 為了不讓冷氣外洩, 需把門窗關上, 這還不夠, 遇上太陽從窗外曬進室內, 還需拉上窗簾, 如此一來, 就是在大白天, 室內也變得如暗室, 人就像「躲」在清涼的山洞裡了。但若要在室內工作, 則又需要開燈。



這是很予盾, 室外明明艷陽高照, 卻要拉上窗簾再開燈, 更搞笑的是,  香港的夏日, 通常都會吹著從海上而來清勁又清涼的西南風, 若居室的窗戶面向西南, 應該十分受惠, 但整個下午, 「西斜」太陽從窗外曬進來, 直至七時後落山為止, 因而被迫放棄免費又環保的西南風, 而「躲」起來開冷氣。



更奇怪的是, 在外面30多度的高溫下, 辦公室中的冷氣調校到20度或甚至更低, 否則一眾畢挺西裝恤衫領帶的男士們, 仍可能會汗流夾背, 可是女士們剛好相反, 一般夏日所穿的衣衫都比較單薄, 20度的溫度中, 不得不穿上冷氣褸甚至毛衫來保暖, 情況有如「開打冷氣打邊爐」一樣。



還有是現今世代的學生也太幸福, 課空可以有冷氣, 但很多學生也是受不了, 需要穿著毛衫、背心, 卻在午飯時離開學校時, 不知是否忘記除下或是別的原因, 仍然穿著毛衫、背心走到烈日下的街上, 實屬一奇景。



記得在少年時代, 家住公共屋, 那時不知冷氣是何物, 惟鄰居之間的關係比現時的密切得多, 人與人之間的互信也比現時高得多, 雖不至可以夜不敝戶, 但彼此的環境都差不多, 也不擔心會有甚麼損失。在炎夏中, 一條長走廊兩旁的各家各戶, 都打開大門, 空氣得以流通, 能受惠於清涼的西南風的住戶, 也樂意通過此方式與鄰居分享清風, 大家都無需在家中開風扇。其實在空氣流通的情況下, 分享出去的清風越多, 反而有更多清風吹進屋中,利己也利人。



想起Lam的林子祥的《紅日我愛你》。




2017年6月14日 星期三

100 – 1 = 0


大概在三星期前, 網上傳來一則訊息, 近幾天也接連從不同群組中, 收到同一則訊息。原文如下:



家長會上,老師在黑板上做了這四道題:

2+2=4
  4+4=8
8+8=16
9+9=20

家長們紛紛說道:「你算錯了一道。」

老師轉過身來,慢慢地說道:「是的,大家看得很清楚,這道題是算錯了。可是前面我算對了三道題,為什麼沒有人誇獎我,而只是看到我算錯的一道呢!」

😊老師接著意味深長地說:「家長們,教育的真諦不在於發現孩子錯誤之處,而是賞識他們做得對的地方!
孩子如此,
成人亦是,
共勉之!

😊做人也是這樣,你對他百次好,也許他忘記了;一次不順心,也許會抹殺所有!
這就是100-1=0的人性道理

😊其實家裡親人之間又何嘗不是常常犯同樣的錯呢




在職場中, 老闆、上司只會記著職員、下屬所犯的錯誤, 對他們所做得好的工作, 視為本份, 是應該的。即使當年他們還是職員、下屬之時, 是不喜歡這種態度, 但今時今日, 卻用著同樣的態度。

這是100 + 1 + 1 +………+ 1 + 1 = 100?

常常聽到: 「那個人很好, 在超市裡幫我從頂層貨架上拿一個礶頭下來」, 或是: 「有個年青人很好, 在地鐵中讓座給我」。至於經常對自己照顧得無微不至的身邊人所做的, 卻感到是茲擾和麻煩。

這是 0 + 1 = 100?

在粵語殘片中, 奸人堅壞事做盡, 在故事結束時, 卻只是一句「黃師傅, 我知錯啦」, 就可以全身而退。「馬上放下屠刀, 立地可以成佛」, 那邊廂卻有「千年道行一朝」。

這是 0 + 1 = 100……00?

1986年,由張艾嘉執導及編劇,張艾嘉繆騫人林子祥演的電影最愛》中, 林子祥有一段很好的內心戲, 獨白的內容大概是: 「成世人在努力維持要做個好人, 在家中要是個好仔, 在學校中要是個好學生、好同學, 在外面要是個好同事、好朋友, 只要有一點兒差錯, 就會英名盡, 真的感到很累。」

有一天, 奸人堅被人見到在路上拾起一條蕉皮, 那怕他的原意是想把那蕉皮放到其他地方去整蠱人, 但那個見到他的人, 卻會津津樂道的向各人說奸人堅今天做了件好事。

一句「知錯」, 黃師傅原諒了奸人堅, 那些被他欺負的人, 感受會如何呢? 放下屠刀, 立地成佛, 對那些被「屠」的生靈又如何呢?

我們還是應該正面地做好自己, 管得他 0 + 1 = 甚麼。但仍然唏噓有多少 100 – 1 = 0, 甚至

1000 – 1 = 0!

10000 -1 = 0!!

100……00 – 1 = 0!!!

2017年6月12日 星期一

「百中挑一」與「有能者居之」


在一飯聚中, 得知一名在唸大學二年級的學生, 獲得在暑假期間, 到一間大金融機構實習的機會, 每月的「津貼」, 竟是5位數字, 而且有可能在寒假期間, 亦會「加碼」。



那間金融機構是一間上市公司, 事事都要對股東負責, 能出5位數字給一個大學實習生, 反影他極有可能是班中的「尖子」。



很多時會聽到類似的說話: 要考進那間名牌大學很難, 是「百中挑一」, 或機會只得1%。其實這種說法是毫無意義, 更不合常理。



名牌大學收生與大機構請職員, 完全有可能超額申請100, 假若如是, 申請者獲得學位或職位的機會, 「平均」是1%, 但實際上在挑選的過程, 不是「抽獎」, 不會如買六合彩般多買多中, 也不會如申請居屋般, 入了表就有機會。申請者在遞交申請表、申請信之後, 不可以期望因會是「百中挑一」而有可能被「挑中」。大家都會知道, 在實際操作中, 是會將申請人按學業成績或能力條件來「排隊」, 不管申請人有多少, 大學當然是會錄取成績最好的一批學生、機構也一定會將職位給予條件最適合的一批申請人, 成績或條件稍遜者, 只能是滄海遺珠, 更遑論在之後的了。



在辦公室中, 曾多次用類似的例子來鼓勵一些有能力、卻自信心不足的年青人, 叫他們不要管會有多少申請人, 機構只會要「龍頭」最好的幾個, 只要自已是最好的, 「龍尾」有多長又與你何干呢?



曾經聽過有人因申請未獲錄取, 而質疑甄選的過程不是以類似「抽纖」的方法, 是有違「平等機會」的原則。相信他可能誤以為「平等」就是等於「平均」, 結果當然是他的申請沒有被平反。



另一個重要原則, 就是「有能者居之」, 這是為了保證每一份工作, 都會由最適合、能力最好的人來擔當。由一間小商店、一間大機構, 以至國家政府, 都是由最適合的人來執行, 整體社會才會以最高效率運作, 才是市民、人民之福, 不然就連國家最高領導人, 都可以用「新手未熟悉」來造藉口了。



雖然「天生我才必有用」, 不可否認的是, 人在各方面的能力有不同, 不可能絕對平等, 只望各人各盡所能, 各司其職, 做好本份, 再想想如何能將份工做得更好!



子曰: 「君子不以言舉人, 不以人廢言」。

2017年5月23日 星期二

寒衣不入櫳


下星期就是端午節, 天氣乍熱還涼。前陣子偶然在商場聽到有人說:寒衣不入櫳呀, 驚覺現時還會有人提這句話, 但再聽下去, 完來有新的意思。

「寒衣不入」的上文是「未食五月, 相信是出自廣東人的民間智慧, 有人更將之引伸了兩句下理: 「食咗五月, 唔夠百日又番風」。上文的兩句很容易理解, 因大家都能在當時感受到這種天氣, 下理的兩句, 則需要總結過往多年的經驗沉澱而成。

端午節在農曆的五月初五, 在公曆則是527日到625日之間, 基於農曆相對於公曆每十九年一個循環中, 只有三年的端午節是在5月最後的幾天上, 如今年的是在530, 餘下的16年中, 11年的端午節是在610日或之後。這些日子代表甚麼?

610日的100日後, 918, 距離每年的「秋分」只有5; 625日的100日後, 103, 是在「秋分」後的10, 亦即是說, 大部份端午節的100日後, 都是在「秋分」的前後, 是秋天的中間, 就算在南方的香港, 天氣不會冷, 也早已是秋風起, 「番風」了, 「天涼好個秋」。記得在少年時候, 8月初的「立秋」之後, 雖然仍然是在放暑假, 天氣還熱, 但已可以感覺到若在太陽的陰影處, 一陣風吹來, 比較清涼和亁爽, 近十年來, 可能真的全球暖化, 這種感覺要到11月的「立冬」後才會感覺到。

回頭再說前面聽到的:寒衣不入櫳呀, 跟著的一句是: 晒落垃圾桶算數啦! 真令我仿然大悟。以前在天氣開始熱後, 都會將冬天著過的「寒衣」清洗、曬亁後收藏好, 留待下個冬天再著, 如今物質豐富、價廉物美, 加上無謂浪費家中有限的空間, 落垃圾桶, 連洗衫的錢都省回, 下個冬天再買全新的。

看似很有道理, 其實十分浪費物質, 通常那些被落垃圾桶的寒衣, 仍然是完好的, 可能只因不是時款而已, 是可以放去舊衣收集箱, 捐給有需要的人, 物盡其用也。

2017年5月10日 星期三

中央民族樂團 - 印象. 又見國樂


這是五月七日的一場音樂會, 是兩場音樂會中的第二場。

音樂會的主題《印象. 又見國樂》頗特別, 因為是中央民族樂團的兩套民族樂劇《印象國樂》和《又見國樂》的合併精華版本。其中屬於《又見國樂》的曲目包括〈絲綢之路〉、〈春江花月夜〉、〈二泉映月〉、〈楚漢之戰〉和〈黃河〉。

如前篇所說, 該場音樂會像是駐團作曲家姜瑩的作品展, 在九個曲目中, 其中四個是由她創作、創編, 另外四首則是由她改編的, 當晚她全晚在觀眾席上, 距離我約五米之處, 能在近距離一睹她的風采。

這場音樂會是兩套民族樂劇的合併精華版本, 民族樂劇, 就是除了傳統的民族器樂演奏外, 還有說、唱、和做。最具代表性的, 就是在前篇提過的〈信天游隨想〉, 的是雙琵琶、打擊樂協奏曲〈楚漢之戰〉。音樂部份改編自琵琶獨奏曲〈十面埋伏〉, 由大鼓打擊手演出劉邦、小打擊手演出項羽兩個琵琶分別彈奏代表劉邦和項羽的旋律, 四人均有唸白, 在最後的樂隊協奏部份, 除了吹管樂外, 所有團員均一邊演奏、一邊和唱, 更增加了樂曲的氣勢和悲壯感。

同樣的情境出現在Encore , 樂隊邊奏邊唱〈沂蒙山小调〉, 有幾位團員輪流站起來, 向觀眾朗讀出自己的名字, 和他們來自的家鄉, 最後由指揮說: 我來自東方, 我們都是中國人, 將全場觀眾的情緒推至最高點。

《又見國樂》其中的一個曲目, 是〈春江花月夜〉, 在演奏之前, 所有吹管樂器的團員都離開舞台, 但在接近尾聲時, 發覺那批團員陸續站在樓下觀眾席間的通道和出口等十多處的地方, 在樓上也有幾位團員, 各人均手持樂器, 原來是為下一個曲目〈小鳥樂〉作準備。在演奏〈小鳥樂〉時, 各人分別奏出模仿各種雀鳥的聲音, 一時間, 觀眾如置身在森林之中, 享受著鳥投林的大自然氣息。有幸當晚所坐的位置, 是在所有團員從前、後、左、右及上全面的「包圍」中, 可以真正享受到那種「環迴立體聲」音響效果。〈小鳥樂〉是《印象國樂》組曲中的第一首, 還有的是〈前世今生〉和〈大曲〉。

整場音樂會最特別的節目, 是由六位團員分別介紹了六件敦煌樂器, 是由中央民族樂團根據敦煌莫高窟內的發現而復原製作,  有直嘴笙、葫蘆琴、雁型排簫、蓮花杬、細腰鼓、和箜篌。介紹完畢之後, 各人以手上的復原樂器, 合奏了一曲根據復原的敦煌曲譜之六的〈急曲子〉。

在那六件樂器中, 個人覺得最「搶眼」的是箜篌, 據團員所介紹, 170公分、寬68公分、和厚18公分。最有趣的是雁型排簫, 一共有19支管直線橫排, 最長的一支有43公分,  最短的一支只有7公分,  以中國音樂的五聲音階算來, 是三個半八度了, 在吹管樂器上, 音域是很寬的了。外型與現代西方或南美洲的Panpipe 很相似, 演奏時的音色也很相近, 但最大的不同是前面只能見到一塊木板, 上面左右兩角各有一隻如飛翼般的手柄, 相信因而得名。

在《又見國樂》中的曲目, 大都是比較「流行」, 大部份音樂愛好者都會覺得比較熟悉, 但原來全都是根據熟悉的主旋律而改編或重新編曲, 所以聽起來, 就如新曲一樣, 但既熟悉、卻又新鮮。據聞有不少觀眾在選擇那一場購票時, 都認為曲目較熟悉而選擇了這一場, 卻得到意外的驚喜。個人有幸兩場都在席間, 完全沒有錯過任何一粒音符。

2017年5月7日 星期日

中央民族樂團 - 泱泱國風


這是昨晚(五月六日)的一場音樂會, 是兩場音樂會中的第一場, 是慶祝香港回歸二十週年的活動之一。

中央民族樂團是直屬中國文化部的國家藝術院體, 是現今規模最大、藝術最完備的綜合性國家級民族音樂表演團體, 在水準方面是無容置疑的。

作為一個音樂愛好者, 聽過這場音樂會後, 感到很滿足。除了是高水準的演出外, 是在九個曲目中, 其中有三個是「香港首演」, 另一個更是「世界首演」! 有機會在現場即時親耳聽到、親眼看到, 實屬非常榮幸。

昨晚「世界首演」的曲目, 是何占豪作曲的【清照情懷】, 由樂隊伴奏, 獨奏的是一件很特別的樂器, 名為「箜篌」, 據說是約在一千九佰年前, 當時的東漢第十二位皇帝漢靈帝在位期間, 由西域傳入, 至唐朝以後, 演奏的人越來越少, 漸漸失傳。1959, 北京樂器研究所, 根據歷史資料, 複制了明代的 「箜篌」。昨晚演出用的那件「箜篌」, 是由上海民族樂器一廠研制的。個人有幸能在近距離不到三米的地方拍了張照片。外觀上很像兩個豎琴並列一起, 但豎琴的弦線都如弓上的弦, 而「箜篌」的兩排弦線之間, 夾著一個如揚琴般、約十公分厚的共鳴箱, 每根弦都有「馬仔」壓在共鳴箱上, 演奏時的動作和聲音也像豎琴。

不能不提的一個「香港首演」曲目, 排在壓軸節目之前, 是【信天游隨想】, 由中阮、吶和樂隊合奏。兩位主角是中阮和, 一出場時, 他們的服裝打扮, 已完全吸引觀眾的注意力, 除了演奏手中的樂器外, 還有說和唱, 雖然不能完全聽懂他們的語言, 但對於不常、或從未聽過【信天游】的香港觀眾, 是個很大的衝擊, 在演出完最後一粒音, 全場情緒高漲, 大叫Encore, 掌聲久久不停, 是在其他音樂會上極少見到的, 非常有助將觀眾的情緒, 伸延至壓軸節目, 相信是樂團在節目上的精心安排。今晚(五月七日)的一場也會有這個曲目, 但應該只能說是「香港二演」吧。

事緣三月初偶然在地鐵的燈箱看到這兩場音樂會的廣告, 回家在網上查看詳細資料, 即時與好友商量, 馬上購票。事後與其他朋友傾談, 大部份都認為第一場的曲目「新」、不熟悉, 第二場的曲目「流行」得多。但是, 他們在看公報的節目表時, 只看曲目, 而沒有留意其中的「天使細節」: 就是幾個「香港首演」和一個「世界首演」了。

以前看過不少對「新」曲目的印象, 負面的都比較多, 如為了表現作曲、對位、和聲的技巧而寫, 出來的效果是難入耳、難留下印象, 但個人在昨晚得到的經驗是, 不熟悉的好作品, 「驚喜指數」會是更高。

相對第一場的幾個「首演」的新曲目, 第二場會更像駐團的年青作曲家姜瑩的作品展, 在九個曲目中, 其中四首是由她創作、創編, 另外四首則是由她改編的, 非常期待。

2017年5月2日 星期二

三代咀藐藐(二)


最近因一個特別的機會, 與內地的一些年青人接觸, 基於與他們在年紀上的距離, 他們會稱呼我們為「叔叔、阿姨」, 與香港的年青人常用的Uncle Auntie 很不同, 開始時確實是有點不習慣, 但聽多了, 好像是親戚的後輩對我們的稱呼, 感覺是比較親切。

在差不多的時間, 看到一則新聞, 標題是: 「失散多年的舅舅突然來電, 姪女以為是電騙」。看來負責報導的記者和審稿的編輯, 都搞不清楚兩代親戚之間該如何稱呼。如果來電者真的是「舅舅」, 女孩子應該是他的外甥女, 而不是姪女, 女孩子是他的「姪女, 他應該是她的「伯伯」或「叔叔」, 而不是「舅舅」。其實很簡單, 跟自己同一姓氏的後輩, 就是自己的, 不跟自己同一姓氏的, 就是」。

約在4年前, 已有另一篇拙文【親戚稱謂到三代咀藐藐】略述親戚之間的稱謂。http://chayingluen.blogspot.hk/2013/02/blog-post_13.html

老實說, 現時很多親戚之間, 由於少見面, 一年最多一至兩次, 很多後輩都不懂如何稱呼長輩, 見面時竟是一句「蝦佬」, 因為就是他們的父母也不懂。聽過很多人說, 中國人親戚之間的稱謂很麻煩, 不如就以英文Uncle Auntie算了吧。愚見認為, Uncle Auntie還是比「蝦佬」好, 記碼當對方是長輩 而不是普通的一名「路人甲」, 彼此之間是親戚啊, 這與「街上年青人乙」在禮貌地稱呼「路人甲」有何分別?

英文的Uncle Auntie, 是在平民百姓間高度簡化的稱謂, 就是在皇族中的稱謂, 也不見得準確。

King 是皇帝或國王, 是獨一無二的, 很清楚, 很簡單, 沒有問題。

Queen 則開始要小心點, 有可能是皇后, 即皇帝或國王的夫人, 但也可以是女王。例如紐西蘭的Queenstown, 被譯作「皇后鎮」, 其實應是「女王鎮」才比較準確。

Prince 會比較廣泛, 可以是王夫, 即女王的丈夫; 國王或女王的兄弟; 太子、王子, 即國王或女王的兒子; 還有是王孫、王曾孫、……

Princess 則更廣泛, 可以是郡主, 國王或女王的姊妹; 公主, 國王或女王的女兒; 王妃,  太子或王子的妻子; 還有是王孫女、孫新抱、王曾孫女、……..